紀念“語文學習講座”

作者: 來源: 發布時間:2017-04-17

編者按:本文是葉老為《語文學習講座叢書》寫的一篇代序,刊載于《叢書》第一輯,一九八零年八月第一版。本社舉辦“語文學習講座”及重新編輯出版《與文學及講座叢書》,都是在葉老大力提倡、支持下告成的。


文化大革命前,中華職業教育社所屬中華函授學校在北京辦過一個“語文學習講座”,編印過一種講義性質的刊物,名稱就叫《語文學習講座》,一共出版了三十八期。現在這套《語文學習講座叢書》就是從那三十八期刊物中選輯出來的。我重新翻閱這些文章,不禁深切懷念已故的校長張智辛先生。他為舉辦“語文學習講座叢書”盡了不知多少心力,兢兢業業,不辭辛勞。還有副校長周文耕先生協助他做了不少工作。這樣兩位業余教育家竟被林彪、“四人幫”迫害致死,而“罪名”之一就是舉辦和主持了“語文學習講座”。


記得一九六二年夏天,中華職業教育社的負責人孫起孟先生、王艮仲先生和張周兩位先生邀集了我和十多位搞語文教育的朋友,說要辦這么一個業余性質的講座,因為社會上有這樣的需要,學員以在職干部和中小學教師為主,目的是有計劃的向學員提供學習語文的材料,使他們走上正確的自學語文的途徑,提高語文水平。舉辦講座的理由很充分,計劃又挺周詳,我們這些朋友怎么能不一口承應,盡力支持呢?于是講座就辦起來了。最初只打算招收五百名學員,這個限額沒多久就被突破了,一周年的時候就增加到四千五百多人;一九六四年增加到八千六百多人;從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六年講座被迫停辦,這兩年學員人數增加的更快更多,可惜資料已經丟失,確數無法統計,學員中除了在職干部和中小學教師,還有部隊的官兵,工礦的干部,待業的青年;就地區說,除了臺灣省各省、市、自治區都有。但是直接聽講的只有一千五百多人,其余的人即使在北京也只能采用函授的辦法,請他們閱讀編印成冊的《語文學習講座》。刊物分發到各地,自行翻印的很多。讀者不限于正式報名的學員,每次講課又都錄了音,錄音帶輾轉復錄,分傳各地。聽錄音的也不限于學員。因此,各地的學員和非學員不僅閱讀刊物,而且聽到錄音,跟在北京直接聽講一模一樣。


北京講課的地點先借用長安大戲院,后來借用民族文化宮禮堂。每回講課之前,場子里就坐得滿滿的,幾乎沒有一個空位子,也沒有一個遲到的人。聽講的人固然青年居多,可是也有四五十歲的中年人,大家聚精會神,一邊聽一邊記筆記,間或發出一陣輕微的會心的笑聲。結束的時候不等主持人示意,全場早就掌聲雷動了。講課的人心里明白,他們受到如此真誠的謝意,并非由于自己講得多么好,這熱烈的掌聲實在是反映了學員們迫切求知的心情。他們知道學員們的這種心情,因而嚴格的要求自己,講課之前盡可能的做好充分的準備。有時講的不怎么完善。或者有比較大的缺點,他們就感到十分歉然,覺得對不起學員。他們都希望每講完一次課,能看到學員們帶著滿足的笑容離去。


這個講座所以辦得好,是跟廣大學員的支持分不開的。但就北京說,幾千名學員雖然分散在許多機關、企業、部隊、學校里,他們都按人數的多少,有的編成了班,有的編成了小組,他們不但推出班長或者組長,還推出學習代表參加學員代表會。有了班和小組,學員們在聽課之前組織預習,在聽課之后組織討論;寫了習作,相互商量評改;對講座的組織和安排有什么意見,對講課的人有什么要求和質疑,都有學員代表帶到學員代表會上去。講課的人也有輪流跟學校負責人一起參加學員代表會,直接聽取學員們的意見,跟學員代表共同商討教學方面的問題。學校的工作人員很少,遇到有緊迫的事,如寄發刊物,布置活動之類,學員們得到信息,就主動推出代表來幫忙。辦學的人、教學的人和就學的人相互的關系如此融洽,彼此的感情如此深厚,可以說超過了一般的正規學校,這正是民主辦學的必然結果。一九六四年七八月間,在教育部主持的“語文學習講座工作經驗交流會”上總結和推廣了中華函授學校舉辦這個講座的經驗。


當時講課的內容大體分三項。一是選讀一些文章,其中有現代的,也有一些古代的,有普通文章,也有一些文學作品。二是改評一些文章,有的是報刊上的,有的是學員的習作。三是傳授一些學習語文的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,同時講一些應當堅持的學習態度。在這三項里,主要是前兩項,因為末了一項往往是可以結合前兩項一起講的。這樣的安排在這套《語文學習講座叢書》中還看得出來。舉辦講座的目的在于提高學員讀和寫的能力,而能力總得在實踐中鍛煉才能增長,此外別無捷徑。所以在講座上講的不過是“一隅”,重要的還在于學員能夠“以三隅反”,把學到的應用到讀和諧的實踐中去,讀的時候仔細揣摩,求得的透徹的理解,寫的時候反復斟酌,做到正確的表達。這些意思,當時我曾經反復向學員說過,現在愿意貢獻給這套叢書的讀者。


當時在講座講課的和為刊物寫過文章的,除了我,有王力、王瑤、王子野、王泗原、馮鐘蕓、老舍、呂叔湘、朱德熙、向錦江、張健、張志功、張壽康、季希晨、陳白塵、吳組緗、周振甫、林燾、趙樸初、趙樹理、徐仲華、徐世榮、隋樹森、高森、謝冰心、蔣忠仁、樓適夷等四十多位先生,這樣的盛況也是值得紀念的。

 

一九八零年三月十日

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、中華職業教育社理事長 郝明金  更多
友情鏈接
c罗世界杯总进球数